最全最优质的科技信息服务平台
http://news.zhkjxxw.cn

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,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

(原标题:共享单车孤独老三逆袭,没了对手也没了同行)

在共享单车大战中,当大家都在讨论一个老三逆袭的典型商业样本时,哈啰出行如何延续这份赞誉?

文 | 展嘉

编辑丨韩洪刚

来源丨投中网商业深度

哈啰出行,共享单车大战后的幸存者,又在扩展新的业务。

6月12日,哈啰宣布与宁德时代及蚂蚁金服成立合资公司,推出“哈啰换电服务”,在全国建站点,给电动车换电池。创始人杨磊称,按照他们的算法,靠租金可以实现收支平衡。

先前,哈啰已经推出打车平台和顺风车业务,不过杨磊说四轮车业务都是“尝试和探索”,二轮车才是“主航道”。

在这个主航道上,哈啰已经没了对手,也没有同行者。

共享单车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后一场大战,明星投资人、互联网巨头、新锐创业者都卷在其中,他们原本以为少则三个月、多则两年便能赚回成本,但大战终局时,摩拜卖身美团,而ofo依然处在生死边缘。

很难说哈啰战胜了对手,但至少它活下来了,而且改名哈啰出行,准备新的挑战。

但再次启动并不顺利。

5月16日,天眼查数据显示,四川永安行共享科技有限公司状态显示“注销”,理由为“决议解散”。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,为哈啰单车主体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。

同日,北京市交通执法部门对哈啰出行实施了行政处罚,哈啰被处以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,并在城六区限制投放运营车辆,同时自接到处罚通知书10个工作日内,收回在本市的全部违规投放车辆。在此之前,哈啰准备寻求Pre-IPO但失败的消息也不绝于耳。

共享单车大战中,哈啰成了大家都在讨论的老三逆袭的典型商业样本,但如今,共享单车的故事已经没法讲通,事实已经改变,那哈啰的想法又是怎样?

幸存者

2018年5月,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、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“湖畔大学三板斧”公号上提及,哈啰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,日订单量超过了两者之总和。

对于战局的扭转,成为资本董事长沙烨评论称:就如解放军百万大军过长江,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反攻,凯撒率军度过卢比孔河,战事由一个事件结束。

哈啰的幸存,缘于它避开了绞肉机一般的一线城市。

在共享单车激战正酣时,哈啰并未和黄橙巨头在一线城市进行正面竞争,“当时哈啰资金不足,没有足够的钱和巨头厮杀,所有的资本,当时眼光都集中在老大和老二身上,哈啰如果当时去一线城市,只能是送死。”哈啰员工张为民(化名)这样告诉投中网商业深度。“于是哈啰转而去二三线城市,占领长尾市场,这在当时看来是个明智之举。”